首页 > 言情小说 >

啊啊啊哦快点 啊啊手用力揉啊

言情小说 2020-08-14 10:30:16

下班,白伊雪看了几眼秦山浩,他好像真的没有意愿去看任徐尧。白伊雪放弃了。开着车扬长而去。秦山浩不是不想去,只是碍于自己心里的障碍。

房间里,任徐尧趴在床上。身上搭着一层轻薄的被子。一只鸟儿落在窗口上叽叽喳喳的叫着。冷子墨走近任徐尧,重新给他盖好了滑落的被子。“你在看什么呢?看的这样入神?”冷子墨坐在他的旁边看着窗户外面。

“看鸟儿。你不觉得它们真的很自由么。”冷子墨看着任徐尧的侧脸,他希望的一直是自由和最爱人在一起的自由。如果他的想要。自己给他就是,可是开始就是自己把他禁锢的。任徐尧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白伊雪已经到了楼下。冷子墨下来的时候,白伊雪给了好多的药叮嘱了半天,她没有办法上去。晚上还答应着贺邵恒一起吃饭。她得赶紧走了。冷子墨提着药回到了房子里。任徐尧已经起来了。

“你起来干什么?赶紧躺下。”冷子墨准备去扶她的时候。被任徐尧拦住了。自己还不至于死掉。

“我想冲凉,你就不要操心了。我自己清楚。”发烧出了太多的汗,身上黏糊糊的任徐尧已经受不了了。“你别拉着我啊。我又不是动不成,这点小事还是可以的。”冷子墨清楚。他要是洗了还是会发烧的。

“刚才白伊雪说了不可以伤口沾水会化脓的,你真的受不住我给你擦擦吧行么?你再发烧估计就要住院了,你还是听一下劝吧。”任徐尧低头想了想。如果自己住院就去不了单位了,也见不到想见的人。还是算了吧。

啊啊手用力揉啊
啊啊啊哦快点

洗了一把凉毛巾。任徐尧背对着镜子轻轻的擦了起来。动作很费劲很吃力。冷子墨被他赶出去只能偷偷的看着。一看他费劲的样子,冷子墨直接推门进来拿走了毛巾。“我不是让你在外面么,你进来干嘛,我自己可以。”任徐尧刚要去抢就扯到了身上的伤口,一阵撕裂般的疼痛。

眉头一皱站在原地缓了一会。冷子墨轻轻的给任徐尧擦着背,凉凉的很舒服,任徐尧索性放弃了抢的念头。冷子墨的手轻的不能在轻了,看着任徐尧闭着眼很享受的样子。冷子墨在背后轻轻的笑了。这样的时光不知道还有多久。

任徐尧被冷子墨伺候好了以后就窜进了浴室。“你不要洗澡。也不要沾水。”冷子墨的喊声传到了浴室。任徐尧嗯了一声。他只是想看看自己下ban身烫伤怎么样了,在冷子墨面前太过意不去了。

任徐尧的手机震动不停,陌生的号码冷子墨看在眼里,三个电话以后一个短信来了,只是轻轻的一撇,冷子墨看到了信息。市里发生了一起纵火烧大楼的事件,局里的人全部都要到。冷子墨划掉了,火灾,他不想让任徐尧过去。

任徐尧出来的时候,看见冷子墨在发呆,傻傻的站着。“喂!你咋了?看啥呢?在这站在,给我让个地。”任徐尧拿着毛巾擦着头发。


标签:

红蜜故事 言情小说-校园情感-都市网文
统计代码